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ncet19的博客

小儿外科医生冯东川的网易博客

 
 
 

日志

 
 

我的春运(三)进入21世纪,春运买票到底有多难?  

2010-02-07 23:5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二十一世纪,随着铁路办公自动化程度的提高,电脑联网售票开始了。尽管越来越多的车票代售点出现,更多人买票可以不用去火车站了,可是在预定的最大载客量面前,售票系统并不能比没有联网前提供更多的票。由于电脑联网,每辆车的可售票数可以精确到各位了。换个角度说,只要你买到票,上车后可能不会再象90年代那样的拥挤,拥挤的几乎要出人命(90年代,连云港新浦火车站曾经发生过学生被拥挤的人群挤下站台,失去两条下肢和一条上肢的惨剧。)。这也是文明程度提高的表现。但是车票好像更难买了。

2007年春节前几天,我临时被通知要去北京儿童医院进修。通知书上明确写着要哪天报道,如果迟到,则要取消进修资格。报道时间大概是初七或者初八(记不清了)。本来想,这个时间年还没有过完,春运返程的人群大都还没有行动,车票应该好买(这时候自己要求也高了,因为夜间行车,大概不到十个小时想买卧铺。飞机由于到北京时间是午夜,很不方便,所以决定尽量坐火车卧铺),就托了个亲戚帮着买。结果是徐州根本买不到,后来还是亲戚又托人买了一张从连云港到北京的车票,然后把票提前从连云港送到徐州,才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我到北京的具体是哪天我记不清了,但是那天的新闻中说,我到的那天是春运返京人数最多的一天,那天有50万人进北京,我就是那五十万分之一。难怪车票不好买。

2008年年前,就是大概这个时候,离大年三十就几天了,外科主任终于发布了我们期盼已久的消息,我们外科医生的进修结束了,可以办手续离京了(本来是要过了年和新来进修的医生交接班之后才能离开的)。兴奋之后,大家第一时间都去买票了。此时,才感觉到在北京买春运期间的票那个难,尤其是象京沪线这样的热门路线的票。飞机票早已经卖完,可能买到的只有火车票了。据说电脑出票有固定时间的,并不是一次把一趟车的所有的票都卖掉,而是多次出票一次就出一部分(大概是想让每个买票的人都有买到票的希望)。当时好像是晚上七点就是一个出票时间。我住地在北展附近,那儿有一个预售点。第一天,我提前两小时去排队,到的时候,马上意识到我已经晚了。因为前面已经有几十个人,虽然人多,队伍拐了几个弯,但是秩序不错,我也排上了。经过漫长而痛苦的等待,终于开始出票了。人群一阵骚动,大家都兴奋了起来,看着前边的人是否买到了票,预测着自己能不能买到票。买到票的人自然高兴的离去,但是更多的是买不到票的。买不到的也不离开就围在窗口,一边看着后面的人重复前面的过程,一面期待着是否有奇迹出现。

终于轮到我了,此时已经离开始出票一个多小时了,结果可想而知,没有我要的票。总结一下,我认为是自己的来的太晚,明天早来。第二天,我下午早早的就去预售点附近溜达,发现有人开始排队的时候,我就也加入了队伍。这次位置很靠前了。经过更加漫长的等待,终于又开始出票了。我可是在第一时间,也就是出票后几分钟就让售票员查看可以载我回家的车次。结果还是没有。彻底失望,票都哪去了?这都买不到,那怎样才能买到?

同住的内科进修的小B是山西人,在我被通知可以回家后不久,他也得到所在科室负责人的允许可以回家了。但是医院为了照顾其他不能节前回家的进修医生的情绪,不给他节前办离院手续(这点,我们外科进修的幸福多了)。也就是说,过了年,初七他还得回北京。就是这样,他还是决定回家过年,坚决的回家过年。这样他也加入求票的大军。

他和我不同,他坚信在火车站有更大的机会买到票。而火车站时早上大概8点出票(记不清了,也可能是7点)。第二天早上,他五、六点就赶往北京站。可是到的时候,和我第一天排队一样,太晚了,没有买到票。回来后,小B对我说:他后来又在车站转了一会,期盼找到一个倒车票的黄牛党,并且可以给他提供一个回家的车票,哪怕加价N倍,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买下。而且还要紧握的倒票黄牛的手,说谢谢、谢谢(其实我也是这样幻想过)。可是由于车站在严打倒票黄牛,并没有找到(我的理解严打黄牛倒票,其实并不能提供更多的运力,只是乘车人群重新分布罢了。能有多少人最终能买到车票,和黄牛党没有关系,和他们相关的是谁能买到车票。打击黄牛的意义在于让大家拼原始的体力、精力去买票,而不是拼谁有钱。有点象竞技体育的比赛原则)。

第二天,小B决定4点钟出发去排队,并鼓动我一起去。我是受不了那个罪了,而且没有信心买到节前的票了。我决定初一回了。这次,小B回来很是高兴,居然买到了,而且是当天的,他比我先走了。不过小B也帮我问了,没有到徐州的。

年前回不了家基本已经是事实了,这时心也不那么躁动了。我决定去北儿图书馆混两天,捱到初一回家。就在大年二十七的下午,我路过冷冷清清的南礼士路的一个预售点,向里看了看,预售点的人问我买什么票,我试探的说出我要去徐州,居然有票,而且是第二天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用在这太合适不过了。票价只有四十多圆,比一般普快都便宜了将近一半。这车怎么这么便宜?心里有些疑问,不过也管不了太多了,能走就好。

第二天,我终于踏上了回家得路。上了车,才知道,为什么车票只有40多元了。这车是那种老式绿皮车,我很多年没有坐过了。一上车就感觉回到了九十年代前期。所有得东西都是陈旧泛黄,地板的红色涂层也是大片得被磨掉,就连灯光也是灰暗泛黄,可以一个字概括,就是旧。但旧归旧,还是挺整洁的。上海铁路局居然还有这样旧得车?有乘客发牢骚说这车早该淘汰了。这时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列车员发话了:欢迎大家乘坐京沪线上最慢的一趟列车,这趟车的最大特点就是慢,而且到河北境内还要停一小时,以让快车。路上还会有多次短停车。希望大家不奥着急。我一问,到徐州的时间比一般的车要慢4、5个小时。虽然归心似箭,可能回家已经不错了。自然,有人要问为什么这车还没被淘汰,尤其是象上海铁路局这样的大的铁路局,而且是进北京的车。列车员解释到:这是一辆政策车,虽然多次提出取消这趟车,但是都被上面否定了。理由是这车是专门给低收入人群选择的,提供的是公益性质的服务。听听也很有道理。每个人对性价比的理解是不同的。有些人愿意花钱换时间、也有人愿意时间换省钱。这是我从北京到徐州用时最长的一趟,可是我感觉整个车厢的人没有平时坐车对车速慢的抱怨,没有对火车走走停停而感到焦躁,没有对车厢环境发牢骚,有的只是回到家前的喜悦。

我最近一次体验春运是2009年。春节前我受CCTV经济频道的邀请去央视做个节目,当时由于没有确定回徐州的时间。所以,央视安排到北京决定回程时间后再买票。等在北京确定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了,才发现北京正是春运的高峰,买不到车票,无论是飞机票还是火车票。飞机的座位有限,坐满了就没有可能再加人了。可火车不同,多我一个人不会有问题,而且我决定了只要能回去,站票也可以。央视那个节目组的负责人很有信心的说,一定让我按时回去。可不多久,就有人过来告诉我节目组想了很多办法,就是买不到票。问我能否在北京等几天再走。可是我还有工作要做,所以一天也不想在北京多待了。节目组还是尊重了我的意见,答应我无论如何也要尽力把我按时送回徐州。央视毕竟是央视,最终问题解决了。不过不是像我想象的那样,通过什么特殊途径搞到飞机或者火车的备用应急用的车票(我猜的,不知有没有类似的应急车票)。正好,东方航空的刘总也在参加这个节目。央视就托他帮忙。由于东航没有北京到徐州的飞机,他给我两个方案,一是先飞到南京,再从南京用汽车把我送回去;二是飞到上海,再从上海飞回徐州。我选择了第二个方案,由于时间紧迫,决定后央视立刻把我用车送到北京机场,到航站楼后马上就办手续上了飞机飞往上海虹桥机场。到了虹桥机场,刘总已经安排工作人员接我,立刻又把我接到东航飞往徐州的飞机,然后又坐东航的飞机从上海到了徐州(据说这趟飞机本来票已经卖完了,因为有旅客提前退票了,我才有机会坐上它)。整个过程赶的就像环游地球八十天中的主人公似的。我的行程也由本来的徐州到北京的大概800公里,变成了北京-上海-徐州总共将近1900公里。

我的感觉是,春运近二十年来虽然改变了一些,可还是不能彻底解决春运期间的运力和客流量的矛盾,只有运力和客流量很好的匹配了,春运的诸多问题才能有效的解决。不过春运也又自身的定律,那就是想回家的人最终绝大多数都可以按时回家,很少听说有因为春运买不到票最终无法回家过年的(至少我周围的人如此,即便有,也是很少一部分)。大家虽然茫茫碌碌、急急匆匆,可最终的结果基本是不错的。

刚才新闻中说,今天又是春运回家的高峰,希望所有的回家的人能够按时回家、平安到家!

 

续前我的春运(-)90年代,列车员曾帮我翻窗下车

      我的春运(二)很不幸也很幸运的一次经历

  评论这张
 
阅读(106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