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ncet19的博客

小儿外科医生冯东川的网易博客

 
 
 

日志

 
 

我的春运(-)90年代,列车员曾帮我翻窗下车  

2010-02-01 22:3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运是经历

春运是体验

春运是烦恼

春运是噩梦

春运是历险

春运是磨炼

春运是财富

曾经的愿望是再也不要春运期间出门

没有真实参与春运的人永远不会理解春运

··········

 

从我92年考上大学,93年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春运,到2009年春节我从北京曲线回家,我经历了十余次春运。每次春运都是在春运的最高峰时出行,也可以说是在“春运的春运”期间出行。几乎每次春运的经历都是历历在目。

先说说90年代我的春运。我的家在徐州,离学校所在地南京所在地有大约300公里。现在看来很近。但是在90年代坐火车要6~7个小时,加上来去车站的时间,每趟怎么也得将近半天的时间。我对春运的印象可以说是错综复杂,很难几句话说清楚。说说春运中一些印象深刻的事吧。90年代春运买到票可能不是最困难的,因为当时售票还没有电脑联网,火车好像也没有超载多少的限制,所以一般至少可以买到站票了。不过这样的结果是上车困难,上车后找个下脚的地方困难、下车也很困难。春运的车站,已经不是人头攒动这样的词可以形容了,有点人满为患的感觉。我父亲教我的绝招就是提前去车站,早早的在进站检票口前等着,这样就可以较早进站,进而每一步都有些时间优势。进站后,基本人人都是跑步去站台,目的只有一个――赶紧上车,没有坐号的,能抢到座位最好,至少可以找个比较好的位置落脚。那时候还基本都是那种老式的绿皮车,窗户是那种下半部可以向上掀起的。爬窗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自己的几次爬窗户的经历都是因为人太多,估计有上不了车的可能,只能取此下策。所以我很能理解这几天炒的沸沸扬扬的列车长帮乘客爬窗事件中的当事人。上车后有时那个挤啊,有时满地都是行李,人都站在行李上,因为根本没有其他地方放行李。我上的最挤的一趟车,座位上基本没有人坐着,因为人太多,座位上的人也站着,为的是得到更多的空间。就是这样的环境,也不乏极具适应能力的人,就有人躺在座位下、人脚之间呼呼大睡,有时真是羡慕啊。好在几个小时,还可以忍受。下车有时也是个问题,车到站,车上的人要下,车下的人要上。没有秩序的时候,那情境是相当的恐怖。有一次车到南京,车下黑压压一大片人。车倒是停了,但是列车员不开车门。原因很简单,车上人太多,车下人更多,开门很可能有危险。我现在很同意列车员的做法,不然真要出人命了。列车员告诉我们,要下,只能过了南京,到下一站下,现在绝对是不开门。要下,只能从月台的另一面的列车应急窗口直接下到火车道路基上。好在自己那时还是年轻,我和几个学生选择了这种下车方式。先把包扔出去,再在列车员协助下翻出应急窗(要现在,列车员得开除N次了)。下了车,又发现列车迟迟不动。为了早出站,当时居然选择了从列车底下钻过去,爬上站台。虽然当时判断列车绝对不会短时间内开动的,但是现在想象还是有些后怕。那时候浦口站还在使用时,有时买的是到浦口的车票,一般都是傍晚到,下了车要做轮渡过长江。而一般我们坐的车对应的是最后一班轮渡。大家为了赶时间,也都挤上轮渡。想象满满一辆火车的人都塞上一艘轮渡。那个挤也可想而知。我每次都站在船舷边,因为担心轮渡出事,自己可以及时脱身。实际上,那也是自我安慰,真的轮渡出事,几乎没有可能脱身。因为除了长江的波涛汹涌,自己的双腿已经被仅仅挤到船舷上了,动弹不得。也有比较有趣的事,有一次坐过路车,车是从内蒙那边过来的,上车后,发现车上人不多,每个人都有位子。我找了个位子坐下,对面的也是个学生。我很高兴的说:这趟车真好,春运期间人这么少。他看了我一眼,调侃的说,这趟车到徐州前他一直站着,而且可以两脚不沾地,只是到徐州,大部分人都下了。

未完待续,近期写我的春运(二)

  评论这张
 
阅读(9735)|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